香港示威中的傳媒:2019年6月至今

Since June 2019, protests have taken over the streets of Hong Kong on a weekly basis. As journalists and media workers attempt to cover these protests, they are often assaulted and attacked, for simply doing their job. The IFJ and its affiliate, the Hong Kong Journalists Association (HKJA) have developed an ongoing log of media violations:

See IFJ monitoring log in English here


2019813日:香港國際機場

環球時報記者被示威者圍困、搜身及綑綁。事發時,記者沒有配戴記者證

Credit: Anthony Wallace/AFP

2019811日:北角

香港記者協會及香港攝影記者協會接獲多宗記者遇襲報告。在北角,有聚集人群毆打一名身穿黑衣男子,明報記者上前了解時被多名男子推開,記者理論時被揮拳打中左邊臉頰。立場新聞及港台記者,在執行正常採訪任務期間,被北角街頭聚集人士騷擾,其中立場新聞記者被揮棍指嚇,並被搶走腳架,香港電台記者則被該批人士襲擊,當時附近有警員但未有制止,亦未有拘捕行動。

201989日。香港

有醫院發表民意調查結果,發現有採訪示威活動前線記者,因接觸催淚氣體而出現胃部及皮膚問題。

201985日:深水埗

警方8月5日晚於深水埗一帶清場時,在一幢大廈高處向地面施放催淚彈,擊中一名正在拍攝紀錄片的新聞系學生記者的頭部,該名學生記者當場血流披面暈倒,另一名在場記者因保護受傷學生記者亦即場被警方拘捕。記協對傷者致以最深切的慰問,並在此對警方作出最嚴厲的譴責,同時要求特首即時介入,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要求警方即時作出改善。

2019730日:葵芳

730日葵芳區的衝突中,《蘋果》派出的5名記者,全數被警方射中胡椒噴霧,其中一名已佩戴頭盔的攝影記者,更兩度被防暴警以警盾撞擊上身和頭部,致臉部疼痛,一度不適倒地。防暴警又以警棍,不斷追打另一名已佩戴頭盔和身穿反光衣的女記者。

2019728日:西營盤及上環

2019727日:元朗

2019723日:國際記者聯會去信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關注針對記者的暴力

Credit: Anthony Wallace/AFP

2019722日:元朗

於反逃犯條例修訂遊行後,逾百名白衣人士在元朗西鐵站向市民及記者施襲,期間用木棒等武器圍毆一男一女記者,導致記者倒地受傷,其中一名男記者更被毆至口部大量出血。現場有白衣人士搶去電視台攝影機擲至草叢毀壞。事件中最少一名記者需送院救治

2019年中714日:沙田

(記者證言)源禾路清場時,我決定後方睇下示威者點走。我跟住十幾個後生仔行,當時地面只有一條路,要兜個圈出高速公路旁,沿單車徑向大圍方向。原駐守新城市巴士總站的防暴警,加速衝出來噴椒捉人,我事出突然被噴中臉,立即退後再三強調記者身份。全部後生仔已回頭四散,但有一個向大圍方向走就落單,被大批警員推埋牆狂毆,誇張到要隔離位女士用肉身阻隔,我上前舉機,「有記者!」係行人路的雜差一發現我,立即高叫向同袍,我停步離遠影,佢地找了兩個伙記「招呼」我,突然,歷史就重演。我只得一個人無辦法唔退,一放低機,一開頭舉盾擋我拍我那個警員即刻罵,「就係你地啲記者,搞亂個社會!!!」我回應:「我無阻住你地做野,已經退咗」警員:「廢話!!!」

2019713日:上水

(記者證言)當時我身穿黃色有記者字樣背心及頭盔,掛有記者證。當時身處上水廣場對開天橋,警方持續清場期間,立法員議員尹兆堅就少年險墜橋一事上前與警理論時,我在旁被遭一名白色制服的警員以盾牌正面猛撞。(影片)

201977日:旺角

(記者證言)當時我佩戴了記者證,在山東街拍攝警方推進緊,期間有警員用警棍揮向示威者,警棍揮到我額頭,額頭紅腫

201971日,分域街

(記者證言)七一清晨7:30左右,拍攝警察在分域碼頭街向立法會方向推進的清場行動,因為走避不及以及情況混亂,夾了在示威者與警察中間。期間按著相機快門按鈕的食指被警棍打了一下,手指短暫失去知覺並腫脹。事後找了在場負責急救的示威者要了兩次冰包凍敷受傷處,下午也找了一次聖約翰救傷隊檢查了一下,確定沒有骨折,故沒有即時求醫,同時亦再次拿了冰包凍敷。翌日下午求醫,找了X光片後確定食指第二節有裂痕。醫生建議休息兩個月待康復。事發時身上佩戴記者證、頭盔、攝記常用的newswear斜孭袋,沒有穿著反光衣。

2019年6月24日,夏愨花園

(記者證言)三名身穿新界南總區重案組背心,無攜帶委任證的便衣警員迎面而來,截停我們,詢問詳情並要求出示記者證,我們分別出示本台記者證、香港攝影記者協會記者證、立法會長期記者證及政府總部記者證證明身份,其中一名重案組探員反問記者誰人向記者發出政府總部記者證,記者回答行政署會向合資格記者發證。該探員其後指「我唔識咁多,唔同你拗」,紀錄各人資料後放行,惟要求兩名記者站在比其餘在場記者較後位置拍攝。

2019717日:香港記者協會就針對傳媒暴力向監警會提出投訴

2019612日:夏愨道天橋

(記者證言)警察從一開始就朝記者的方向發射催淚彈,直到一名記者向警察大叫,警察就以催淚槍上鏜的動作威嚇我們。影片中可見到被射的記者舉起雙手。這是我拍攝的影片。

2019612日:立法會大樓

(記者證言)當時警方正用催淚彈驅散示威者,包括我在內的十名多記者蹲在花槽旁拍攝撤退中的示威者。我當時戴有寫有PRESS大字的頭盔,身穿有MEDIA大字的反光衣,其他同行亦有各種識認。突然間,我感到雙眼灼痛,我還以為是受飄過來的催淚氣體所影響,然後就甚麼也看不見,要由行家扶著離開,當時還不知道自己「中了招」。後來才知道原來有警員在我頭上噴催淚劑。是否有需要對着這麼多記者噴灑?照片所見的三位,我頭戴白色頭盔,其餘兩位是電視台攝影師和報章記者。短片所見的,我能認出的都是記者。

2019612日:夏愨道

(記者證言)下午約5時40,我拍攝一隊防暴警察正對著一群走避不及倒地的示威者施放胡椒噴霧時,被身旁穿黑背心的警員喝止並要求離開, 我放下相機表示我將向旁邊離開,忽然其中一位旁穿黑背心以警棍指嚇並聲喝罵,我立即表示我是記者,並向旁邊走去,但隨即再有6位警員將我包圍,其中3人手持警棍指向我的腹部,當時亦有一位警員以錄影記錄當中的過程,之後我出示記者證後,他再要求出示身份證,但因我表示身份證在背囊後,他作罷了事,並轉身向我旁邊的另一位身穿記者反光衣的蘋果日報記者檢查記者證。當中向我檢查的警察有6位沒有在身上掛出委任證,1位的委任證反轉插入背心的透明格內。

2019612日:金鐘道與正義道交界

(記者證言)當時示威者已在警方驅散下,從太古廣場對外金鐘道向灣仔撤離。示威者和這一批警員離開後,我和另一名記者仍然在金鐘道採訪和拍攝,此時,一隊速龍走來,高叫:「唔可以留低。」我們當時已經舉起記者證表明身份,說:「記者!記者!」,並稍移往正義路,但對方不予理會,繼續進迫,並以警棍威嚇。我們轉身向橋的上方走,警員繼續持警棍追趕,在我背包上打了一至兩下,再跑了五六步才停止。事後發現背包中的水樽瓶蓋被打掉,電腦受潮損毀。

2019612日:龍和道隧道入口

(記者證言)我喺龍和道隧道口馬路石

2019612日,夏愨道力寶中心

(記者證言)當時我收到編輯嘅指示,係夏愨道一帶進行拍攝工作,全程掛住記者證。直到行近力寶中心時拍攝警員聚集的情況,與當時與一名警員四目交投一秒左右時間,他叫停我說:「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ontact IFJ Asia-Pacific on +61 2 9333 0946 

The IFJ represents more than 600,000 journalists in 140 countries

Find the IFJ on Twitter: @ifjasiapacific

Find the IFJ on Facebook: www.facebook.com/IFJAsiaPacific